summers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七章

「師傅,那張啟山分明是坑錢,為什麼還要忍他。」陳皮一離開張氏企業就再也忍不住發作,氣得二月紅也懶得理他,直接將人丟了上車送去探望丫頭。「師傅、我不去。」陳皮焦急,要不是車速夠快,他想跳車的心都有了,他就是不想去見丫頭,他沒臉去見他唯一的姐姐。

「你閉嘴!最近你給我老實呆在公司,不許再惹事,別再招惹張啟山。」
「師傅,這口氣你忍得了我忍不了。」
「你沒資格忍不了。要是比錢多我未必輸給他,可他們張家在行政、軍事方面都有十足的地位,富不與官爭,與他為敵的成本太大,這風險不值得現在的我冒。」
「是...師傅。」雖然十分不情願,但二月紅說得不錯。雖然他們還有紅門,但興政府為敵.....。


「陳皮...你來了。咳....」
「嗯,姐,你還好嗎?」丫頭看見陳皮,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,但開懷的臉上仍然難掩憔悴的病容。陳皮撫上姐姐那蒼白的臉,想起這張臉曾經是多麼的雍容華貴,而現在只有消瘦枯黃,心就沒由來地一陣一陣地疼。

「姐姐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,我跟姐夫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。」
「傻孩子,姐姐早就已經看開了,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跟你姐夫,與其費心費力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藥,不如多些來看看我,省得我..咳咳....掛心,你看你是不是瘦了?」
「姐,我壯得很,你就別掛心了。」....兩姐弟很久沒有談些心底話了,一直聊一直聊直到丫頭睡著了,陳皮幫她蓋好被子好一會兒才離去。

陳皮默默地回想著兩姐妹怎麼從小由那吃人的孤兒院逃出來,兩人怎麼吃盡苦頭長大,到最後遇上了二月紅.....


當時兩人的生活很苦,為了生活陳皮十三、四歲就跟人混了黑道幹些不干淨的勾檔了,丫頭為此沒少留眼淚,勸過罵過哭過什麼都試過了,卻也無可奈何。沒過幾年陳皮憑著身手和狠辣的手段也闖了個小閻王的名號,但因他做事不留餘地,仇家也惹了一大堆。

他清楚記得那天他被十幾個仇家追殺,本來可以把那些人都殺了了的,可那幫孫子偏偏捉了丫頭做人質威脅他,在他被打得半死時,是二月紅救了他們。

二月紅是長沙那邊的人。因為要去武漢談走私的生意偶然救下了他們姐弟。原本是想收陳皮為己用,卻沒想到自己對丫頭一見鐘情,就把他們帶回了長沙洗白,重新開始。最後,陳皮當了二月紅旗下的一個正經模特,丫頭則嫁給了二月紅,夫妻二人恩愛非常。

可是陳皮沒想到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個幾近完美的姐夫。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只要看見二月紅跟丫頭兩個人在一起,看見那種夫妻間的甜蜜互動,他的心就會痛。。。

陳皮沒再回想下去,這一年多他一直覺得自己沒臉去見丫頭,沒想到這麼快人就變得那麼虛弱,突然就後悔自己的任性了。「無論如何,都要找到救姐姐的藥!」

日子不緊不漫地過著,陳皮這陣子安分了不少,老實地在公司呆著,有工作接工作,沒工作去就去探望丫頭。倒是張啟山有兩次忍不住去看了陳皮,遠遠地從車窗外打量著那大大咧咧的身影,嘴角不著痕跡地勾了勾。從祖屋運來的東西,應該快到了吧 ,陳皮,你早晚是我張啟山的人。
Tbc

评论(4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