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s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五章

張啟山衣閉目養神地坐在辦公椅上,他嘴角有很大塊的瘀青,衣服破了幾個口子。陳皮雙手雙腳都被綁牢了躺在沙發上,衣物雖然也破了口子,但臉上卻沒有傷痕。張啟山捨不得打陳皮的臉。兩人互不理睬,偶爾對視,氣勢誰也不輸誰,辦公室內是難得的安靜。


張副管一回到來,明顯感覺到壓抑的氣氛,然而他只是喊了一聲「佛爺」便旁若無人地在一旁拿著計算機飛快地按了起來。


兩人打架的最後結果是張啟山制服陳皮把人綁了扛著走了,代價是工作室的報廢和自己也挂了彩。眾人被張日山一句「今天的事敢傳出去半個字,就永遠別想在長沙混了。」就忙著去收拾第一案發現場,而張日山現正則忙著清算損失。


「日山,去請二爺過來。」「等等,去請二爺幹什麼?。」陳皮一聽到要請二月紅,立刻緊急地質問起來。他可不想被二月紅看見自己現在這副丟人的樣子。「你不是說不拍了嗎?違約金3000萬你賠得起?」「3000萬?我就一個小模特你要我賠3000萬?你昨不去搶呀?」

「陳先生,要是這次拍攝順利完成,你的酬金是1000萬,所以3000萬的違約金並不過份。而且按佛爺的身價,光是你讓他受傷了這一點也不是你能賠得起的了。」「你...你們..」陳皮看著一唱一和的張啟山跟張副官,氣得半死,奈何現在自己處於下風,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「副官,現在就去請二爺,在人來到之前把今天造成的損失一併算清了,把報告放在我桌上。「是的,佛爺。」


副官一走,偌大的辦公室內又剩下陳皮跟張啟山兩人。張啟山饒有興致地看著陳皮,他覺得陳皮這個人不笑比笑好看,明知道是帶刺玫瑰碰不得,偏還喜歡去招惹他。


「喂,你打傷了我。」陳皮甩給張啟山一個白眼,心想我打傷了你那你打我我就不疼嗎?老子腹部挨你的那一拳現在還抽痛著呢。「我沒下狠手打你。」仿佛知道陳皮在想什麼,張啟山繼續說。陳皮立刻甩給他一個白眼,那都不算狠那怎樣才算狠?哼


見陳皮繼續無視自己,張啟山走過去壓向陳皮。「你干什麼,走開。」陳皮厭惡地想避開那人的氣息,可是手腳被綁動彈不得,只得扭過頭去。

張啟山也不惱,欣賞完那完美線條的側頸之後,掐住那細臉道「也不知道二爺認不認這筆賬,作為商人,我怎麼著也得收點利息吧。」說完,細碎的吻便落在了陳皮的臉上、唇上。感受著張啟山在自己耳邊斯磨的溫熱氣息,陳皮拼了命地想逃,但頭部被人用手困定住躲避不開。心急起來只得問候起張啟山的十八代來,把生平知道的粗口都全爆了......


張啟山在遇見陳皮之前從未覺得自己是個變態,可如今怎麼越聽陳皮罵自己就越過癮?他的動作並不溫柔,在陳皮雪白的脖頸上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印記,察覺到身下人焦急地更用力想掙脫,他逗弄的心思更甚,一口咬上那精緻的鎖骨,把雙手伸進了陳皮的衣褲內.....

「嗯,別碰我........手拿開....」陳皮驚叫著,敏感處被人把玩著,剛剛是憤怒,現在他是真的慌了,怕了,從小到大他都是個自負的人,可面對張啟山的無禮對待他卻如此的無能為力,怎麼辦!?怎麼辦......

張啟山原本只是想逗弄一下陳皮,可在溫香軟玉中也有點漸漸失了理智,呼息變得粗重起來,當他撩開身下人的衣衫舌頭舔上那胸前的紅櫻時,陳皮明顯地顫抖了⋯⋯

看著身下人被自己欺負得滿臉的不可置信、眼眶發紅的樣子,還要衣衫不整,張啟山吞了吞口水,心里頭湧出一股欲望,想要更過份地對待他.....上還是不上?這是個問題。


兩人就那樣對視了好一會兒,陳皮的神經崩緊著,張啟山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憤怒、不甘,還有些許的恐懼。身下人的怕他?男人皺了皺眉頭,最好還是冷靜地拉好了陳皮的衣服坐在一旁......

Tbc





评论(5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