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s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三章

「你認識張啟山?」「誰?不認識。」陳皮懶懶地說著,還把腿晾在了二月紅的辦錢桌上。二月紅也不惱,似乎早就習慣了他那副什麼都隨隨便便的樣子,只是他臉上的瘀青仍讓二月紅皺了皺眉頭。

「這是飛松度假村的宣傳活動資料,三天後去九門總部報導,進行三天的宣傳拍攝。」語氣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。雖然不知道這陳皮是怎樣扯上張啟山的,但就憑張啟山親自找他點名要陳皮當代言人,這個工作他接也得接,不接也得接了。不是說他二月紅怕了張啟山,但為了不傷九門和氣,保持九門之間微秒的平衡,這九門之首的面子還是要給的。

陳皮在心中翻著白眼,既然你什麼都已經決定好了,那通知我一聲不就好了?還叫我上來幹什麼?但當着二月紅的面又不好發作?只得「哦。」了一聲便起身走人。

「慢著,丫頭最近身體越來越差了,你有空就多點回去看看她吧。」陳皮回過頭來冷笑一聲「就這個樣子回去?還是不了吧。」「你準備逃避到什麼時後?難道你打算一輩子都不見自己的姐姐了嗎?」看著陳皮又準備離開,二月紅也是忍不住說了重話,可是回應他的只有那被冷冷關上的門。二月紅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,陷入了沉思......

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的陳皮,腦海中不斷浮現着二月紅說的話,他擔心姐姐的身體,可是他實在是不知道,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一直疼愛她的姐姐。本想着再打一架發洩的他,在看了一眼自己在玻璃窗上的倒影時想到三天後有工作,還是取消了這個念頭,轉身走進了一間看上去很高級的健身中心。

陳皮拼命地打著沙包發洩心中的苦悶,忽然間一把磁性的聲音響起「要打一架嗎?」回頭一看,說話的竟是一個劍眉星目異常俊朗的男子。「好阿。」陳皮露出了難得地笑容,這人的氣勢好強,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壓迫感,他又怎麼會放過跟這個這個難得的對手打架的機會呢?呵。

換好裝後,兩人便上了擂台開始互相打量著對方。剛剛男人還穿著西裝看不出體型,現在換了裝,那人完美的肌肉線條便露了出來,讓陳皮不禁眼前一亮,這人不光是氣場強,就連體格也是一等一的好呀。不過,最讓陳皮不爽的,是張啟山的笑容。不是說張啟山笑得不好看,可那笑容分明就是獵人對獵物志在必得的笑容。哼,敢看不起我?待會兒讓你好看。

這回張啟山倒是有點冤枉了。他笑倒是完全沒有小瞧陳皮的意思,而是今天他實在是高興。自己想了一天的人竟然在健身房遇見了,而且那人還對自己笑了,笑得那麼純真好看,到現在都還有點回味呢。所以他張啟山也笑了,而他笑容里的自信,是一向如此的。

準備好之後,陳皮迫不及待地展開了攻擊,而張啟山也很快進入了狀態,有條有理地應對著,對著眼前這位小美人他可不敢大意。兩人你來我往地過了十幾招,陳皮已經出盡全力,眼見張啟山還在不緊不慢地閃躲著,脾氣一來,硬是挨了張啟山一腳讓張啟山吃了自己一記重拳。張啟山被陳皮打得頭歪了一下,兩人馬上拉開了距離對峙著。

張啟山摸了一下嘴角,看著指頭上的血,「嘖」,心想,果然夠勁。再看看陳皮那得意的笑,男人的暴虐因子被完全地激活起來,不再留情地盡全力攻擊陳皮,血腥味讓兩人都變得更加情緒高漲........


不到兩分鐘,陳皮便被張啟山面朝下死死地壓在了地板上,任憑他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。「你輸了。」溫熱的氣息就在耳邊,讓陳皮很不舒服。「你有種放開我,我們再打一次。」「哼,再打多少次結果都一樣。」陳皮不用看都知道張啟山笑得有多得意了。

的確,縱然陳皮在決鬥之前就已經消耗了大量體力,然而能在這麼短時間就把他壓制住,證明兩人之間的實力確實存在著差距「哼,我只是剛好沒力氣了,等我恢復了體力就打掉你的牙。」

看著不肯認輸的陳皮,張啟山眼底的笑意更大。「你真是讓我心-痒-難-耐。」「啊....嗯唔....」陳皮還沒來得及消化那句話的意思,身體便被人大力翻轉,四唇相碰,眼前人放大的臉讓陳皮瞪大了眼睛.......

Tbc

评论(10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