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s

九門總裁的愛人

第八章:

「佛仙草」,傳說能治百病,將死之人吃下此草也能恍若重生。這草多年之前已經絕跡,只有極少的數量仍被有錢人作收藏之用,恰恰他東北張家就是其中一家。就連張啟山想拿到此草,也是動用不少家族關係跟利益交換才到手的。


「這麼珍貴的東西,你就這樣送給我?」

「二爺,這草在患病的人眼中是救命的藥,但在健康的人眼中,它就是一棵草,沒有半點價值。。。只是,你有沒有想過,九門當中如果我們聯手,根本就沒有對手?」

「佛爺還真是雄心狀志,你已是九門首位,在長沙哪裡還有對手?」

「我張啟山志不止長沙,而且我做任何事情從來都是志在必得的,想要的東西也沒有得不到的。二爺,你懂我的意思。」

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二月紅心中了然,看張啟山嘴角勾起,信心十足的樣子,恐怕他護得了陳皮一時,也護不了他一輩子。再想到丫頭...心理再三衡量,還是決定應了張啟山的要求。


二月紅當天就開了個記者會,高調宣布自己跟陳皮的師徒關係,並指定陳皮成為自己的接班人,等他百年之後,陳皮也能得到他過半數的財產。



還沒來得及震驚自己為何由一個小模特成了二月紅接班人的陳皮,很快就被另一個消息再次震昏了頭....二月紅宣佈了自己的公司跟張啟山的將會成為長期合作伙伴,張啟山也現身記者會,說會由自己本人親自跟陳皮進行企業聯姻來與二月紅維持合作關係......


這天大的消息就像炸開了的鍋一樣,當事人們成為了各大媒體紛紛爭相採訪的對象,如此大型的商業合作甚至震驚了全國的商界。所以,陳皮是真的費了很大的勁才終於站到了二月紅的面前....


眼前的人貌似早就料到了陳皮的出現,早早地便在等他。他以為自己會有很多的問題會問二月紅,甚至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地去質問他,可等真正見到了他,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,可能是各種各樣的情緒心思都已經風干太久,反而平淡了.....



「師傅,這究竟....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」

「張啟山手上有救丫頭的藥,我要藥,他要你!」

「所以你就直接拿我做交換,把我賣給張啟山了?」

「為了丫頭,我別無他法!」




沉默數秒後,陳皮反而笑了。跟姐姐比起來,自己還是不值得他考量半分的。也好,果然是九門的二爺,自己的師傅。


「師傅,我答應你,能救姐姐的話,嫁給張啟山也沒什麼。」



陳皮說完轉身就走。看到陳皮那曇花一現的心如死灰的眼神,二月紅忍住了想叫住他的沖動。他知道自己自私,他不應該私自決定陳皮這一生,把他嫁給張啟山也不知道他將來會是怎樣,可是他也很清楚,丫頭的病不能拖了,為了救丫頭,陳皮也是一定會答應的。




算了,反正他從不是善男信女,他跟張啟山也是一樣,想得到的無論如何還是要得到。一句對不起,終究是沒有說出口........




第九章:

長沙兩大企業的聯姻聲勢浩大,各項細節都備受關注,因為是企業聯姻,所以即便他們性別相同反而也是見怪不怪,世人更關注的是他們企業合作帶來的經濟效益。可兩位當事人卻是對一切都莫不關心,甚至連打個照面都沒有,就算是試穿禮服都是單獨地去試,仿佛要結婚的不是他們。



張啟山是無所謂的,雖然他很想看陳皮穿上禮服的樣子,他是模特,肯定穿什麼都養眼,可過不了多久人就是他的了,他們有的是時間天天見面,也不在乎他在婚前耍耍性子。



可陳皮還是不甘心,試禮服時,他是那麼的不情願。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、受人擺佈。雖是為了姐姐迫不得已,可無論如何他還是要爭上一爭。下定決心後,喝了幾口酒壯膽,就偷偷潛入了張家的別墅,打算把佛仙草給偷回來。



打昏了保安再喬裝成男傭人,陳皮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潛入了張啟山的臥室。因為不知張啟山在不在,也不敢開燈,心中正是得意之際,忽的背後竟然有人偷襲。虧得陳皮身手靈敏,堪堪躲過一擊,可身後的人立刻便發起了迅猛的攻擊,幾乎每一下都穩、狠、準地要打中他的要害,他躲避不及只能生生用手腳硬擋,好不容易抓住機會還擊,可對方好像能看見他的動作一樣,每次都能精準地躲開並趁機抓住他,害他想逃都逃不了.....



雙方交手沒多久,陳皮便被對方反手按在牆上動彈不得。燈光亮起的那一刻,他雖然看不到身後的人是誰,卻清楚的記得這是誰的聲音!



「寶貝,你就這麼迫不急待地想要見我?」溫氣的氣息在耳邊徘徊,惹得陳皮一陣噁寒。

「張啟山,你他嗎的的設局套我!」

「明明是你夜闖民居地想偷東西,怎麼就成了我設的局套你?我只防賊,不套朋...呵,不套老婆。」

「混蛋,你少噁心我。分明是你故意讓我進來的,然後趁機抓住我,還張大佛爺?分明就是個卑鄙小人,社會的渣宰、垃圾。」

陳皮的話雖是難聽,可真正讓張啟山動怒的卻是「噁心」二字!呵,張啟山右邊嘴角向上蹺起,陳皮竟然視和自已結婚是一件噁心的事?

「你以為,我張府是那麼隨便地就能自出自入的嗎?老一輩的人都說一對新人結婚之前都不宜見面,不過我張啟山不信這套,既然你自己迫不急待地要送上門,那我就不客氣地接受了。」

「你....呃...」陳皮眼前一黑,被張啟山一記手刀劈暈了。

Tbc

评论(5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