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mmers

九門總裁的愛人

第八章:

「佛仙草」,傳說能治百病,將死之人吃下此草也能恍若重生。這草多年之前已經絕跡,只有極少的數量仍被有錢人作收藏之用,恰恰他東北張家就是其中一家。就連張啟山想拿到此草,也是動用不少家族關係跟利益交換才到手的。


「這麼珍貴的東西,你就這樣送給我?」

「二爺,這草在患病的人眼中是救命的藥,但在健康的人眼中,它就是一棵草,沒有半點價值。。。只是,你有沒有想過,九門當中如果我們聯手,根本就沒有對手?」

「佛爺還真是雄心狀志,你已是九門首位,在長沙哪裡還有對手?」

「我張啟山志不止長沙,而且我做任何事情從來都是志在必得的,想要的東西也沒有得不到的。二爺,你懂我的意思。」

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二月紅心中了然,看張啟山嘴角勾起,信心十足的樣子,恐怕他護得了陳皮一時,也護不了他一輩子。再想到丫頭...心理再三衡量,還是決定應了張啟山的要求。


二月紅當天就開了個記者會,高調宣布自己跟陳皮的師徒關係,並指定陳皮成為自己的接班人,等他百年之後,陳皮也能得到他過半數的財產。



還沒來得及震驚自己為何由一個小模特成了二月紅接班人的陳皮,很快就被另一個消息再次震昏了頭....二月紅宣佈了自己的公司跟張啟山的將會成為長期合作伙伴,張啟山也現身記者會,說會由自己本人親自跟陳皮進行企業聯姻來與二月紅維持合作關係......


這天大的消息就像炸開了的鍋一樣,當事人們成為了各大媒體紛紛爭相採訪的對象,如此大型的商業合作甚至震驚了全國的商界。所以,陳皮是真的費了很大的勁才終於站到了二月紅的面前....


眼前的人貌似早就料到了陳皮的出現,早早地便在等他。他以為自己會有很多的問題會問二月紅,甚至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地去質問他,可等真正見到了他,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,可能是各種各樣的情緒心思都已經風干太久,反而平淡了.....



「師傅,這究竟....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」

「張啟山手上有救丫頭的藥,我要藥,他要你!」

「所以你就直接拿我做交換,把我賣給張啟山了?」

「為了丫頭,我別無他法!」




沉默數秒後,陳皮反而笑了。跟姐姐比起來,自己還是不值得他考量半分的。也好,果然是九門的二爺,自己的師傅。


「師傅,我答應你,能救姐姐的話,嫁給張啟山也沒什麼。」



陳皮說完轉身就走。看到陳皮那曇花一現的心如死灰的眼神,二月紅忍住了想叫住他的沖動。他知道自己自私,他不應該私自決定陳皮這一生,把他嫁給張啟山也不知道他將來會是怎樣,可是他也很清楚,丫頭的病不能拖了,為了救丫頭,陳皮也是一定會答應的。




算了,反正他從不是善男信女,他跟張啟山也是一樣,想得到的無論如何還是要得到。一句對不起,終究是沒有說出口........




第九章:

長沙兩大企業的聯姻聲勢浩大,各項細節都備受關注,因為是企業聯姻,所以即便他們性別相同反而也是見怪不怪,世人更關注的是他們企業合作帶來的經濟效益。可兩位當事人卻是對一切都莫不關心,甚至連打個照面都沒有,就算是試穿禮服都是單獨地去試,仿佛要結婚的不是他們。



張啟山是無所謂的,雖然他很想看陳皮穿上禮服的樣子,他是模特,肯定穿什麼都養眼,可過不了多久人就是他的了,他們有的是時間天天見面,也不在乎他在婚前耍耍性子。



可陳皮還是不甘心,試禮服時,他是那麼的不情願。他生平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、受人擺佈。雖是為了姐姐迫不得已,可無論如何他還是要爭上一爭。下定決心後,喝了幾口酒壯膽,就偷偷潛入了張家的別墅,打算把佛仙草給偷回來。



打昏了保安再喬裝成男傭人,陳皮竟不費吹灰之力就潛入了張啟山的臥室。因為不知張啟山在不在,也不敢開燈,心中正是得意之際,忽的背後竟然有人偷襲。虧得陳皮身手靈敏,堪堪躲過一擊,可身後的人立刻便發起了迅猛的攻擊,幾乎每一下都穩、狠、準地要打中他的要害,他躲避不及只能生生用手腳硬擋,好不容易抓住機會還擊,可對方好像能看見他的動作一樣,每次都能精準地躲開並趁機抓住他,害他想逃都逃不了.....



雙方交手沒多久,陳皮便被對方反手按在牆上動彈不得。燈光亮起的那一刻,他雖然看不到身後的人是誰,卻清楚的記得這是誰的聲音!



「寶貝,你就這麼迫不急待地想要見我?」溫氣的氣息在耳邊徘徊,惹得陳皮一陣噁寒。

「張啟山,你他嗎的的設局套我!」

「明明是你夜闖民居地想偷東西,怎麼就成了我設的局套你?我只防賊,不套朋...呵,不套老婆。」

「混蛋,你少噁心我。分明是你故意讓我進來的,然後趁機抓住我,還張大佛爺?分明就是個卑鄙小人,社會的渣宰、垃圾。」

陳皮的話雖是難聽,可真正讓張啟山動怒的卻是「噁心」二字!呵,張啟山右邊嘴角向上蹺起,陳皮竟然視和自已結婚是一件噁心的事?

「你以為,我張府是那麼隨便地就能自出自入的嗎?老一輩的人都說一對新人結婚之前都不宜見面,不過我張啟山不信這套,既然你自己迫不急待地要送上門,那我就不客氣地接受了。」

「你....呃...」陳皮眼前一黑,被張啟山一記手刀劈暈了。

Tbc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七章

「師傅,那張啟山分明是坑錢,為什麼還要忍他。」陳皮一離開張氏企業就再也忍不住發作,氣得二月紅也懶得理他,直接將人丟了上車送去探望丫頭。「師傅、我不去。」陳皮焦急,要不是車速夠快,他想跳車的心都有了,他就是不想去見丫頭,他沒臉去見他唯一的姐姐。

「你閉嘴!最近你給我老實呆在公司,不許再惹事,別再招惹張啟山。」
「師傅,這口氣你忍得了我忍不了。」
「你沒資格忍不了。要是比錢多我未必輸給他,可他們張家在行政、軍事方面都有十足的地位,富不與官爭,與他為敵的成本太大,這風險不值得現在的我冒。」
「是...師傅。」雖然十分不情願,但二月紅說得不錯。雖然他們還有紅門,但興政府為敵.....。


「陳皮...你來了。咳....」
「嗯,姐,你還好嗎?」丫頭看見陳皮,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,但開懷的臉上仍然難掩憔悴的病容。陳皮撫上姐姐那蒼白的臉,想起這張臉曾經是多麼的雍容華貴,而現在只有消瘦枯黃,心就沒由來地一陣一陣地疼。

「姐姐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,我跟姐夫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。」
「傻孩子,姐姐早就已經看開了,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跟你姐夫,與其費心費力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藥,不如多些來看看我,省得我..咳咳....掛心,你看你是不是瘦了?」
「姐,我壯得很,你就別掛心了。」....兩姐弟很久沒有談些心底話了,一直聊一直聊直到丫頭睡著了,陳皮幫她蓋好被子好一會兒才離去。

陳皮默默地回想著兩姐妹怎麼從小由那吃人的孤兒院逃出來,兩人怎麼吃盡苦頭長大,到最後遇上了二月紅.....


當時兩人的生活很苦,為了生活陳皮十三、四歲就跟人混了黑道幹些不干淨的勾檔了,丫頭為此沒少留眼淚,勸過罵過哭過什麼都試過了,卻也無可奈何。沒過幾年陳皮憑著身手和狠辣的手段也闖了個小閻王的名號,但因他做事不留餘地,仇家也惹了一大堆。

他清楚記得那天他被十幾個仇家追殺,本來可以把那些人都殺了了的,可那幫孫子偏偏捉了丫頭做人質威脅他,在他被打得半死時,是二月紅救了他們。

二月紅是長沙那邊的人。因為要去武漢談走私的生意偶然救下了他們姐弟。原本是想收陳皮為己用,卻沒想到自己對丫頭一見鐘情,就把他們帶回了長沙洗白,重新開始。最後,陳皮當了二月紅旗下的一個正經模特,丫頭則嫁給了二月紅,夫妻二人恩愛非常。

可是陳皮沒想到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個幾近完美的姐夫。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只要看見二月紅跟丫頭兩個人在一起,看見那種夫妻間的甜蜜互動,他的心就會痛。。。

陳皮沒再回想下去,這一年多他一直覺得自己沒臉去見丫頭,沒想到這麼快人就變得那麼虛弱,突然就後悔自己的任性了。「無論如何,都要找到救姐姐的藥!」

日子不緊不漫地過著,陳皮這陣子安分了不少,老實地在公司呆著,有工作接工作,沒工作去就去探望丫頭。倒是張啟山有兩次忍不住去看了陳皮,遠遠地從車窗外打量著那大大咧咧的身影,嘴角不著痕跡地勾了勾。從祖屋運來的東西,應該快到了吧 ,陳皮,你早晚是我張啟山的人。
Tbc

九門總裁的愛人

第六章

「二爺教出來的人還真不一般,能耐大得都能砸了我張啟山的工作室了。」二月紅一來,張啟山便給了個下馬威,他故意連衣都沒換,也沒有給陳皮鬆綁,就是要二月紅看見他的人幹了什麼好事。同為九門上三門,兩人的交情不淺,二月紅自是知道張啟山這樣是另有盤算。

可二月紅承他稱一聲二爺,自然不是個軟柿子,縱然是自己徒弟闖了禍也沒失了氣勢。「陳皮除了是我旗下的藝人,還是我二月紅的關門弟子,自是有與眾不同的地方,若是有冒犯佛爺之處,還請佛爺海量。」說完就自己鬆綁了陳皮「nie障,還不快給佛爺賠禮謝罪!」

張日山露出了不悅的表情。這二月紅貴為九門二當家,也不是個好相處的主。說的話是給張啟山長臉,但明里的意思是分明不把人放在眼里。但眼看佛爺仍是那副表情,自己自然不會出聲。


等陳皮紅著臉不情不碰地給張啟山道完歉,張啟山才淡淡地說「無妨,小的不懂事我自不會跟他計較。不過陳皮這次確實造成了我的損失。不知這賬....?」「我作為陳皮的師傅,管教無方,佛爺的一切損失自是由我這個當師傅的一力承擔。」

「副官,給二爺算算帳。」
「是,佛爺。....總共是三億四千零二萬。」

「什麼...嗚...」二月紅摀住陳皮的嘴不讓他發作,只淡淡地道「一會兒回去就讓人把支票送過來,謝佛爺大人有大量。「呵,無妨,二月的大度才是讓人欽佩。既然事情已經解決,那在下也不送了,我們下次有空再聚吧。」「一定,再會。」



雙方拜別後,張副官忍不住好奇「佛爺,就這麼讓他們走了。」張啟山胸有成竹,「我跟二月經有交情,他又是九門的二爺,我不好處理他的徒弟,但是他們在不久的將來都會求我的。」張副官聽完不禁也心冒冷汗,佛爺行事從來都讓人猜不透,反正於公於私,他只要好好輔助這個表哥老闆就行。

Tbc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五章

張啟山衣閉目養神地坐在辦公椅上,他嘴角有很大塊的瘀青,衣服破了幾個口子。陳皮雙手雙腳都被綁牢了躺在沙發上,衣物雖然也破了口子,但臉上卻沒有傷痕。張啟山捨不得打陳皮的臉。兩人互不理睬,偶爾對視,氣勢誰也不輸誰,辦公室內是難得的安靜。


張副管一回到來,明顯感覺到壓抑的氣氛,然而他只是喊了一聲「佛爺」便旁若無人地在一旁拿著計算機飛快地按了起來。


兩人打架的最後結果是張啟山制服陳皮把人綁了扛著走了,代價是工作室的報廢和自己也挂了彩。眾人被張日山一句「今天的事敢傳出去半個字,就永遠別想在長沙混了。」就忙著去收拾第一案發現場,而張日山現正則忙著清算損失。


「日山,去請二爺過來。」「等等,去請二爺幹什麼?。」陳皮一聽到要請二月紅,立刻緊急地質問起來。他可不想被二月紅看見自己現在這副丟人的樣子。「你不是說不拍了嗎?違約金3000萬你賠得起?」「3000萬?我就一個小模特你要我賠3000萬?你昨不去搶呀?」

「陳先生,要是這次拍攝順利完成,你的酬金是1000萬,所以3000萬的違約金並不過份。而且按佛爺的身價,光是你讓他受傷了這一點也不是你能賠得起的了。」「你...你們..」陳皮看著一唱一和的張啟山跟張副官,氣得半死,奈何現在自己處於下風,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「副官,現在就去請二爺,在人來到之前把今天造成的損失一併算清了,把報告放在我桌上。「是的,佛爺。」


副官一走,偌大的辦公室內又剩下陳皮跟張啟山兩人。張啟山饒有興致地看著陳皮,他覺得陳皮這個人不笑比笑好看,明知道是帶刺玫瑰碰不得,偏還喜歡去招惹他。


「喂,你打傷了我。」陳皮甩給張啟山一個白眼,心想我打傷了你那你打我我就不疼嗎?老子腹部挨你的那一拳現在還抽痛著呢。「我沒下狠手打你。」仿佛知道陳皮在想什麼,張啟山繼續說。陳皮立刻甩給他一個白眼,那都不算狠那怎樣才算狠?哼


見陳皮繼續無視自己,張啟山走過去壓向陳皮。「你干什麼,走開。」陳皮厭惡地想避開那人的氣息,可是手腳被綁動彈不得,只得扭過頭去。

張啟山也不惱,欣賞完那完美線條的側頸之後,掐住那細臉道「也不知道二爺認不認這筆賬,作為商人,我怎麼著也得收點利息吧。」說完,細碎的吻便落在了陳皮的臉上、唇上。感受著張啟山在自己耳邊斯磨的溫熱氣息,陳皮拼了命地想逃,但頭部被人用手困定住躲避不開。心急起來只得問候起張啟山的十八代來,把生平知道的粗口都全爆了......


張啟山在遇見陳皮之前從未覺得自己是個變態,可如今怎麼越聽陳皮罵自己就越過癮?他的動作並不溫柔,在陳皮雪白的脖頸上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印記,察覺到身下人焦急地更用力想掙脫,他逗弄的心思更甚,一口咬上那精緻的鎖骨,把雙手伸進了陳皮的衣褲內.....

「嗯,別碰我........手拿開....」陳皮驚叫著,敏感處被人把玩著,剛剛是憤怒,現在他是真的慌了,怕了,從小到大他都是個自負的人,可面對張啟山的無禮對待他卻如此的無能為力,怎麼辦!?怎麼辦......

張啟山原本只是想逗弄一下陳皮,可在溫香軟玉中也有點漸漸失了理智,呼息變得粗重起來,當他撩開身下人的衣衫舌頭舔上那胸前的紅櫻時,陳皮明顯地顫抖了⋯⋯

看著身下人被自己欺負得滿臉的不可置信、眼眶發紅的樣子,還要衣衫不整,張啟山吞了吞口水,心里頭湧出一股欲望,想要更過份地對待他.....上還是不上?這是個問題。


兩人就那樣對視了好一會兒,陳皮的神經崩緊著,張啟山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憤怒、不甘,還有些許的恐懼。身下人的怕他?男人皺了皺眉頭,最好還是冷靜地拉好了陳皮的衣服坐在一旁......

Tbc



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四章

「咔,咔,咔咔」,在鎂光燈下,陳皮全身都散發出慵懶又性感的魅力,幾天前打架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,讓他的笑容發揮出最完美的效果。今天是飛松度假村宣傳拍攝的第一天,由於是九門公司重點發展計劃,聽說大老闆還會親自下來監場,所有的人都全力投入了工作不敢有一絲怠慢,從一大早開始,陳皮已經風風火火地拍了幾個小時的宣傳海報了。


陳皮自問是個敬業的模特兒,本來就不紅也沒什麼架子,在連續幾個小時的拍攝就喝了兩口水,說不累是假的,但他也沒抱怨過半句,因為更辛苦的工作他也接過,今天的算是輕鬆的了。像現在他半趟在沙發上,一手拿著一個蘋果一手翻書的工作就很舒服。然而當他看到來監場的大老闆張啟山之後,饒是他再敬業也還是沒忍住把手里的蘋果給扔了出去。

三天前:
「唔.....」當陳皮意識到自己被強吻時,簡直是氣瘋了,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要推開身上的人。可是張啟山的力氣很大,陳皮「唔唔嗚嗚」地推了幾次都沒推開身上的人,心中發狠曲膝就想廢了他。張啟山吻得著迷, 還好他也是留了個醒的,躲過了陳皮的攻擊還趁機把雙腿擠進了身下人的腿間,像是懲罰身下人的不聽話,張啟山硬是捏著陳皮的下巴深吻了幾下,還把舌頭也伸了進去.......這下陳皮連咬他都做不到了.....


張啟山看著陳皮猛擦嘴的嫌棄樣挑了挑眉,拋下一句「我們還會再見的」就瀟灑地留給了陳皮一個背影。陳皮想沖上去打他,但想到自己現在打不過他,只能生生吃下了這個大虧,想著要是再見到,便是自損一千也要傷敵八百。他幹這一行想占他便宜的人多了去,但他性子狠身手又好,從未讓人得手過,現在這口氣他是無論如何也忍不了的....


張啟山接住了陳皮帶著攻擊性扔過來的蘋果,他一直都在期待著陳皮再見到自己會是怎樣的反應,是震驚?生氣?還是會當作沒見過自己?他想過很多種可能性,但他還真沒想到陳皮居然會在這工作的場合,當這所有人的面,隨手向他砸東西,絲毫不顧任何的臉面。呵,當真是帶刺的野玫瑰,又性感又要命。

兩人互相對恃著,無視旁人訝異的目光。大老闆的到來自然吸引了在場工作人員的目光,自然地也就看到了這一幕:一個小模特兒居然當眾向我們的大老闆砸東西?老闆還露出了那麼邪魅的笑容是怎麼一回事?

張啟山無視陳皮眼神中的憤恨,反而故作享受地聞了聞蘋果的清香,然後一口咬下蘋果。張啟山平常就算是冰山臉也是好看養眼得緊,現在露出這麼一副霸道狂邪魅的表情做出了這麼一系列的動作,簡直是要秒殺在場所有女性的芳心,收下所有男性的膝蓋呀,就連張副官也稍稍地驚訝了一下,心想這陳皮果真是與眾不同。

陳皮覺得張啟山是在赤裸裸地挑釁他,原就心里有氣,又是個烈性子,哪受得了張啟山這般存心挑釁?「老子不拍了!!!」什麼九門老大?呸!TMD就一衣冠禽獸。

陳皮把手上能扔的東西都扔了過去,等張啟山躲過了所有的攻擊時陳皮已經來到了身前,張啟山被陳皮踢了一腳,眼底已起了殺意,但又帶著興奮,脫掉了礙事的西裝外套向人甩了過去......整個工作場地頓時雞飛狗跳地亂得一團糟....

兩人打得不可開交旁若無人,陳皮自知打不過張啟山,就把身邊能砸東西都向人砸過去,張啟山也不客氣,躲,擋,砸,東西也是隨手就拿,兩人都當東西不要錢般把所有器材,擺設都弄了個稀巴爛,攝影師本想拼死保住自己的生命搭擋,卻因慢了一秒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攝影機碎了一地......

最後還是張副官淡定地把其他人趕了出去,還順手關上了門,關門之前心疼了一秒地上那個碎了的那個明胡的古董花瓶。而其他的人看著緊閉的門,聽著里面的打鬥聲在風中凌亂......他們還沒緩過來,為什麼平常成熟穩重的總裁會跟個小模特兒在工作室那打架,還打得像流氓一樣,佛爺總裁一向低調,想找他一點八掛都難,今天早上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,實在是信息量太多,消化不過來。

Tbc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三章

「你認識張啟山?」「誰?不認識。」陳皮懶懶地說著,還把腿晾在了二月紅的辦錢桌上。二月紅也不惱,似乎早就習慣了他那副什麼都隨隨便便的樣子,只是他臉上的瘀青仍讓二月紅皺了皺眉頭。

「這是飛松度假村的宣傳活動資料,三天後去九門總部報導,進行三天的宣傳拍攝。」語氣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。雖然不知道這陳皮是怎樣扯上張啟山的,但就憑張啟山親自找他點名要陳皮當代言人,這個工作他接也得接,不接也得接了。不是說他二月紅怕了張啟山,但為了不傷九門和氣,保持九門之間微秒的平衡,這九門之首的面子還是要給的。

陳皮在心中翻著白眼,既然你什麼都已經決定好了,那通知我一聲不就好了?還叫我上來幹什麼?但當着二月紅的面又不好發作?只得「哦。」了一聲便起身走人。

「慢著,丫頭最近身體越來越差了,你有空就多點回去看看她吧。」陳皮回過頭來冷笑一聲「就這個樣子回去?還是不了吧。」「你準備逃避到什麼時後?難道你打算一輩子都不見自己的姐姐了嗎?」看著陳皮又準備離開,二月紅也是忍不住說了重話,可是回應他的只有那被冷冷關上的門。二月紅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,陷入了沉思......

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的陳皮,腦海中不斷浮現着二月紅說的話,他擔心姐姐的身體,可是他實在是不知道,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一直疼愛她的姐姐。本想着再打一架發洩的他,在看了一眼自己在玻璃窗上的倒影時想到三天後有工作,還是取消了這個念頭,轉身走進了一間看上去很高級的健身中心。

陳皮拼命地打著沙包發洩心中的苦悶,忽然間一把磁性的聲音響起「要打一架嗎?」回頭一看,說話的竟是一個劍眉星目異常俊朗的男子。「好阿。」陳皮露出了難得地笑容,這人的氣勢好強,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壓迫感,他又怎麼會放過跟這個這個難得的對手打架的機會呢?呵。

換好裝後,兩人便上了擂台開始互相打量著對方。剛剛男人還穿著西裝看不出體型,現在換了裝,那人完美的肌肉線條便露了出來,讓陳皮不禁眼前一亮,這人不光是氣場強,就連體格也是一等一的好呀。不過,最讓陳皮不爽的,是張啟山的笑容。不是說張啟山笑得不好看,可那笑容分明就是獵人對獵物志在必得的笑容。哼,敢看不起我?待會兒讓你好看。

這回張啟山倒是有點冤枉了。他笑倒是完全沒有小瞧陳皮的意思,而是今天他實在是高興。自己想了一天的人竟然在健身房遇見了,而且那人還對自己笑了,笑得那麼純真好看,到現在都還有點回味呢。所以他張啟山也笑了,而他笑容里的自信,是一向如此的。

準備好之後,陳皮迫不及待地展開了攻擊,而張啟山也很快進入了狀態,有條有理地應對著,對著眼前這位小美人他可不敢大意。兩人你來我往地過了十幾招,陳皮已經出盡全力,眼見張啟山還在不緊不慢地閃躲著,脾氣一來,硬是挨了張啟山一腳讓張啟山吃了自己一記重拳。張啟山被陳皮打得頭歪了一下,兩人馬上拉開了距離對峙著。

張啟山摸了一下嘴角,看著指頭上的血,「嘖」,心想,果然夠勁。再看看陳皮那得意的笑,男人的暴虐因子被完全地激活起來,不再留情地盡全力攻擊陳皮,血腥味讓兩人都變得更加情緒高漲........


不到兩分鐘,陳皮便被張啟山面朝下死死地壓在了地板上,任憑他怎麼掙扎都掙脫不開。「你輸了。」溫熱的氣息就在耳邊,讓陳皮很不舒服。「你有種放開我,我們再打一次。」「哼,再打多少次結果都一樣。」陳皮不用看都知道張啟山笑得有多得意了。

的確,縱然陳皮在決鬥之前就已經消耗了大量體力,然而能在這麼短時間就把他壓制住,證明兩人之間的實力確實存在著差距「哼,我只是剛好沒力氣了,等我恢復了體力就打掉你的牙。」

看著不肯認輸的陳皮,張啟山眼底的笑意更大。「你真是讓我心-痒-難-耐。」「啊....嗯唔....」陳皮還沒來得及消化那句話的意思,身體便被人大力翻轉,四唇相碰,眼前人放大的臉讓陳皮瞪大了眼睛.......

Tbc

九門總裁的愛人 第二章

第二天早上,張啟山的辦公桌上已經放著一疊完整的資料,有關陳皮的資料。陳皮,1987年出生,現職男模,出道多年,沒什麼名氣,但也不缺工作,沒親人......

認真地聽著副官一板一眼的報告,但是張啟山的眼球從一開始就沒離開過陳皮的那些照片上。看著那張穿牛仔外套的生活照,明明就像個學生一樣年輕,沒想到竟是29的人了,還有那張黑襯衫帶帽子的模特照,真他媽的美,那被黑影遮了一半的唇像是誘惑著你去吻他,還有那拉柳釘皮頸練的那張照片,真他媽的性感....張啟山從來都不是那種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,但這個叫陳皮的男人,卻讓張啟山光看照片就想上他。


「資料怎麼那麼少?」「佛爺....」副官面露難色,然後繼續道「這個陳皮,貌似跟二爺有點關係,再多的資料暫時還查不出來,但我們的人會繼續調查,有消息會立刻通報。」「二爺?」陳皮是梨園娛樂集團的人,那他跟二月紅到底是怎樣的關係,才值得堂堂九門二爺動用關係隱瞞他的資料呢?張啟山若有所思。

「副官,公司最近的度假村計劃御用男模,就選他,陳皮。」「是。」飛松度假村是公司今年的重點投資項目,其中一系列的宣更是公司的重點籌備工作,交給一個沒有名氣經過不足的男模,真的可以嗎?張副官心中雖有疑問,但他從來都不會懷疑佛爺的決定。

在另一邊暗黑的街角里,陳皮正在跟一幫混混打架。他打架從來都沒有理由,想打就打。他就喜歡在這種暗黑的角落也好,繁華的大街也好,找到人跟他打他就打。打完架心里反而踏實了。


「哎喲我的祖宗,你臉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呀,你今天得罪了藤總也就算了,現在臉上又是一.......哎喲我是喊你一聲祖宗了,別...」「閉嘴。」陳皮冷冷地說。他最討厭這個經記人在他耳邊嘮叼,這些年來他的經記人換了一個又一個,雖然只有這個最欣賞自己,沒因自己的脾氣而放棄他,但也特別煩人。

「陳皮你...你....」經記人一聽他這架勢,果然立即就氣得說不出話來。「田姐你消消氣,他這性子您又不是第一天知道,來,喝杯水消消氣。」「唉,還是小莫你乖,紅了也沒忘我這個帶你出身的師傅。」

「陳皮,我說你再這麼混下去也不是辦法,要不我幫你介紹一些名導演給你認識認識?」「誰用你幫?」陳皮冷掃了一眼莫可,便起身走人了。可沒走幾步便被二月紅的秘書攔住了去路「陳皮,二爺請你去他辦公室一趟。」陳皮抓了抓頭髮,原想著回公司會清靜些,沒想到還是煩死了。

莫可冷冷地看著陳皮的背影,眼中閃過一絲怨毒。她是公司的名女模之一,因為仰慕二爺而入行,為了可以紅,這些年來她拼了命地熬才成了公司名模之一,以為這樣就可以離那個人近一些,可是這個陳皮,憑什麼他什麼都沒做,卻可以推番自己的一切努力....

其實公司討厭陳皮的人多了去,不光是因為他乖乖張的性格,還因爲二爺總是處處關照他,讓人眼紅的很。特別是這個莫可,說是嫉恨也不為過。但其他人怎麼看自己,陳皮根本不在乎。

Tbc

佛x四:九門總裁的愛人

這是一篇私設很多的現代文,用了九門的框架,原創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,算我抄襲也行,第一次寫文,個人沒什麼底線或特別嚴格的要求,ooc在所難免,所以不喜歡看可以不看,就是別撕,我不會跟別人吵。總而言之,會有黃暴肉,我個人特別喜歡不情不願的肉,然後最後愛上的情節,有cp潔癖。整篇劇情應該蠻狗血的。嗯,就這樣😎

張啟山:九門中人誰都不簡單,張啟山是九門之首,長沙只手遮天的龍頭企業總裁,遇見張大佛爺,黑白兩道都得讓道。有神秘的家族當後盾。

陳皮:二月紅旗下的一個不溫不火沒什麼名氣的模特。

第一章:

按理說張啟山今天這地位,巡視業務這種工作是不必由他本人親自做的。但他認為日常中最細微的事情反而是最不可忽視的,因為九門企業大多是服務性行業,公司的產品素質跟服務才是公司賺錢的根本。故而公司業務沒那麼忙時,就喜歡玩微服私訪。因為為人低調,故成為總裁的這幾年間,除了九門中人和公司高層,也沒幾個公眾人物認出他。因此幾乎每次「巡視」業務,或多或少都能揪出一點問題,慢慢的次數多了,公司的整體素質提升了不少。

今天他跟張副管走到一間旗下的高級私人俱樂部去消費,順便給自己放個假。原本一切都很讓他滿意,直到他出了包間準備離開時,突然對面的房間門被「碰」地一聲打開....

出來的是一個頂著一米八左右的身高,長相卻是很是清秀稚嫩的男孩。皮膚好的像是剝殻雞蛋的臉上卻是滿滿的不屑。

眼前的人給張啟山的第一感覺是少有的清純!清純的讓張啟山有點移不開眼睛。然而一把厭惡的聲音響起,打斷了張啟山對眼前人的注視,也打斷了男孩離開的腳步。「臭小子你不想紅了?」

男孩聽到聲音之後,臉上的不耐煩更是明顯了,只見他轉過身對著想追出來的胖子隨意就是一拳,把人打得倒地不起之後再揪起那胖子的衣領,不屑地道「老子他媽的紅不紅關你屁事?我就不想紅了又怎麼樣?看我把你打得滿地找牙!」說著抬起拳頭便又是一拳。

「哎呀~你..你再動手我就報警了」「你報呀,最好讓所有人知道桌上那杯水有什麼成分,迷奸夠你坐牢坐幾年?啊?」說完又一腳往那胖子的肚子上招呼。

「哎...饒命呀」胖子的臉上滿是驚恐,他是個投資方,仗著錢包鼓倒是玩過不少明星,本以為這個沒什麼名氣的模特兒會很好得手,誰知是個刺頭,這回可算是吃虧了。

男孩正在氣頂上,本想繼續教訓那胖子,但一想到可能很快就會有保安前來,也不想把事情鬧大,「嘖」了一聲,只好作罷。轉身離開時,掃了一眼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看戲的兩人(張啟山跟張副官),什麼也沒說便大大咧咧地走人了。

「哼...」看著那人高挑的背影,張啟山那萬年不變的冰山臉鮮有地露出了微笑。原以為是個清純的少年,沒想到是個小野貓呀⋯⋯不對,看他的身手,至少是只豹子,呵,有意思。「副官,查一查那個人。「是的,佛爺。」張日山原本還奇怪佛爺在笑什,但看到佛爺那好像是對獵物志在必得的笑容之後便心中明瞭,老實地去辦事了......

Tbc



試著發佈